中新網1月8日電 新加坡《聯合早報》8日刊載《從N景觀設計AFTA到TPP》一文,文章指,由美國、加拿大和與墨西哥組成的“北美自由貿易區”(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rea, 簡稱NAFTA)成立20年來,北美獲得的利大於弊,而對拉美國家來說,則是弊大於利。
  文章摘債務整合編如下:
  NAFTA於199花店4年元旦生效,20年來該自貿區對北美、拉美及亞太三個層面的影響分析如下。
  北美: 利西裝大於弊
  1992年8月美、加、墨簽訂“北美自由貿易協定”時經濟實力和市場規模都超過歐盟,是當時全球最大的自貿區。美國前貿易代表席爾斯女士 (Carla A. Hills)在2014年首期的《外交事務》(Foreign Affairs)表示:“NAFTA是第一個由已開發國家和開發中國家共同參予的自貿協定,已達成的市場開放程度比任何貿易協定更寬、更深……過去20年間,北美三個經濟體間已發展出高度有效的供應鏈。加拿大和墨西哥向美國出口每1美元的商品中,分別含有加拿大褐藻糖膠和墨西哥25分和40分的產值。相較於中國和日本對美出口商品僅有4分和2分。”
  然而就在1994年元旦NAFTA生效的當天,墨西哥最南方的恰帕斯洲(Chiapas)爆發了以維護當地印地安人“土地、民主、公正與和平”為訴求的“薩帕塔運動”(Zapatista)。同年12月,新政府因不當使用外匯存底造成墨幣貶值,導致數千家銀行倒閉,上百萬人失業。2003年墨西哥因 NAFTA協定取消26種農產品進口關稅,農民舉行大規模抗議希望能重新檢討有關開放農產品的條款。2008年1月農民再以“沒有玉米就沒有國家”為口號要求政府重新談判農業條款。
  儘管如此,NAFTA也為某些產業帶來顯著的增長,汽車工業就是主要受惠產業之一,目前在墨西哥生產的包括福特(Ford)、通用(GM)、福斯 (Volkswagen)、日產(Nissan)、豐田(Toyota)、本田(Honda)等全球知名車廠。根據墨西哥汽車工業公會(AMIA)的統計,過去五年內,除2009年受金融危機影響外,墨西哥汽車工業每年增長近10%。
  拉美: 弊大於利
  如果NAFTA真如上述利大於弊,那“美洲自由貿易區”(FTAA)何以至今仍無法落實呢?英國劍橋大學韓裔經濟學者張夏準(Ha-Joon Chang)在《壞撒瑪利亞人》(Bad Samaritans: The Myth of Free Trade and the Secret History of Capitalism)一書中拆解了自由貿易的神話。他用“壞撒瑪利亞人”道破已開發國家唯利是圖的貪婪,許多開發中國家在被迫開放貿易前都有較高的經濟增長,降低貿易障礙後卻失業問題嚴重、增長趨緩。因此不難理解何以FTAA至今仍未落實。
  FTAA談判始於1994年12月11日在邁阿密舉行的美洲國家組織(OAS)高峰會。稍後學者即樂觀地指出,“通過對已經運行的北美自由貿易區的考察,認為美洲自由貿易區將會大大促進拉美國家的國際貿易發展,大規模地實現貿易創造效應,”因此美洲自貿區“無疑是拉美國家經濟實現快速增長的關鍵一步。”然而2001年底阿根廷爆發經濟危機後,美國的冷漠態度不僅導致“南方共同市場”(Mercosur)其他成員國投資環境惡化,更使拉美國家懷疑 “華盛頓共識”(Washington Consensus)是否符合本國利益而不再對FTAA寄任何期望。
 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巴格瓦第(Jagdish Bhagwati)認為美國“喜歡的模式就是將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擴展到南美國家,並夾帶大量與貿易無關而且強逼這些國家接受的事務。這對於巴西這個美洲自由貿易協定的幕後領導勢力來說無法接受,因為該國只願著眼於貿易事務。巴西前總統盧拉……拒絕在貿易協定和體制中涵蓋勞工標準。而美國在南美的行為所產生的結果,就是將該區域分裂成兩個不同的集團,這種狀況也可能在亞洲出現。”
  TPP: 機會與挑戰兼具
  近年來美國積極推動的“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”(The Trans-Pacific Partnership, TPP)正是顯例。席爾斯女士在前述文章中指出:“當美國政府評估貿易協定時不僅要基於國家的利益,更須考慮區域性的利益。有鑒於此,應該要鼓勵加拿大和墨西哥參加‘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’的談判。”
  然而,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總經濟師陳文玲認為,自2008年起新興經濟體的增長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雖超過50%,卻於2013年發生了逆轉。背後三大原因之一就“是貿易保護主義和區域主義,區域主義代替全球化的趨勢在加劇,始作俑者是發達經濟體……比如說TPP、TTIP,按照這個目標來說要到2015年完成談判進程,這就將全世界貿易的標準上了一個大臺階。作為後發國家、作為新興經濟體,在這個方面並不占優勢,因此將會在世界市場開拓方面被邊緣化,至少受到了很大的影響。”
  以墨西哥為例,自90年代起影響該國民主化主要的機制即在加入NAFTA,因為該協定“是第一個明文納進特定人權條款的區域貿易協定,……將勞工人權及環境標準列為附屬條款,並開始努力讓勞動人權成為爭端解決的共同目標,但須先與簽約國進行對話與協調。”1997年墨西哥期中選舉結果連續執政68年的革命制度黨(PRI)慘敗,《泰晤士報》認為如果沒有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選舉結果是不可能發生的。2000年PRI遭政黨輪替。
  對美國而言,NAFTA的兩個伙伴加拿大與墨西哥雖已加入TPP談判,但未來恐需以更新NAFTA的內容為回報。(向駿)  (原標題:外報:北美自由貿易區20年 北美利大而拉美弊多)
創作者介紹

胡杏兒

ry69ryafu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